葱白℃

【伞修/信白】
cp见tag,cp可逆不可拆,cp洁癖!
更新随缘
【暂住全职/王者】
我一直坚信,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Fate/Crazy Dream】03

  • 叶家,B区管理者。

  • 韩家,Q区管理者。

  • 喻家,G区管理者。

  • 李家,X区管理者。

  • 圣杯出现地:Q区。

  • cp: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林方,韩张,周江。

  • 因为不会写肉所以只好走正剧了……肉什么的只能尽力而为,有或没有很难说QAQ

  • 《fate》世界观,有雷,私设+ooc

  • 结局HE!

  • 如果侵权则删记得告诉我啊……

前文戳:   设定   01   02


03
“韩队,该起床了。”

韩文清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的英灵穿着韩家家仆的衣服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一个本子。张新杰微垂着头,与韩文清对视一眼,表情微微一变,温暖的晨光打在他的脸上让有种圣洁的感觉,就像误入人间的天使。如果有翅膀的话就更棒了。

可是韩文清却开心不起来。

自从张新杰来了之后,他根据韩文清的身体素质为韩文清制定了一套针对力量和体能的训练项目,尽管韩少爷从小到大训练什么的就没停过,但是张新杰的方案是根据韩文清身体极限来量身定制的。每天晚上韩文清都带着浓浓的疲惫睡去,然后再晨光中张开眼睛迎接新的训练。

韩文清皱了皱眉,说:“把衣服换掉,穿我衣柜里的。”

“可是我认为这件衣服更适合我的身份。”张新杰后退一步,微微欠身,白色的侧发贴着脸颊垂下,同样白色的长长的睫毛上上下下交织在一起,让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思绪。

“让你穿你就穿,我是你的master。”韩文清翻身下床,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衬衫扔给张新杰,自己拿了另一套进了浴室。

张新杰皱着眉头展开那件白衬衫,就看了几眼,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眉头却皱的更深了。

那件衬衫只有右胸上有一个口袋。

与张新杰相处了快半个月的韩文清发现他的servant是一个超级严谨而且非常呆板的人,这一点可以从张新杰的穿衣打扮,衣食住行上可以明显的看出。张新杰的头发是梳的最整齐的,衣领翻好扣子扣到最上面,衣服的下摆整整齐齐的扎进裤子里,裤子被烫的笔直没有一丝皱痕,就连张新杰的鞋子底也是干干净净的。他吃饭的时候是一口饭一口菜,吃完饭半个小时后一定会喝完一杯水,每天都会准时准点的起床,准时准点的睡觉。

而且张新杰是个强迫症晚期患者。

这是韩文清观察了多天的总结。

张新杰的每一件衣服的花纹都是对称的,他用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对称的,在韩文清房间里如果发现了什么不对称的东西他一定会将那个东西扔掉或者弄成对称,不然的话就会冷着一张脸皱着眉头不说话。

韩文清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张新杰在拿着白衬衫发愣,韩文清无声的笑了一下,心里有点得意,让你给我弄这么多训练量,活该让你穿不对称的衣服。

“韩队……”张新杰看他出来了连忙转过身,一双冷静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韩文清,“这件衣服不适合我……”

“哪里不适合?明明就很好,快点换上。”韩文清忍住笑意说道,他很难相想自己一向冷静严谨不露出一丝多余的表情servant的脸上会出现类似于绝望的神色。“快点吧,晨练要开始了。”

张新杰咬着下唇,拿着衣服的指节有些泛白。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很轻很轻,以至于韩文清没有发觉。他神色复杂的看着韩文清,一字一顿地说:“韩队,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不喜欢不对称的东西,你该不会忘记了吧?”

“你说你喜欢对称,我怎么没见着你发型对称?”韩文清忍不住问出了他一直想不通的问题,为什么张新杰的发型是三七分而不是中分。这话一出口,韩文清就后悔了。

因为张新杰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张新杰的肤色很白,几乎是白的透明的那种白,因此他的眼眶红的特别明显。就像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上的一抹红,让他的眼角看起来多了一抹别样的风采。

“master……”张新杰咬着嘴定定地看着韩文清,眼角绯红,身上白光一闪,身上的着装变成了他们初次见面的样子。“你………”

韩文清目瞪口呆。

韩文清呆若木鸡。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有人说哭就哭,还是没有一点预兆的。

韩文清呆呆的看着张新杰的眼睛里慢慢的蓄满水雾。然后又看着那些水雾化成水滴从他的脸上滑落,韩文清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罪恶感,把这么正经的人弄哭了自己还真是禽兽啊……

“喂……新杰……”韩文清生硬地组织安慰人的句子,却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这项天赋,只能默默地闭嘴,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巾别扭的递给站在那里默默流泪的张新杰。

张新杰也知道自己很失态,于是乎只好接过纸巾狠狠地揉着眼眶,可是胸口中那抹酸涩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在战场上,那每一个战死的霸图勇士的头颅都会被自己的同伴割下来带回家乡,头发梳成中分用蜡保存好,放进坟墓里,而他们的身躯则留在了万里之外敌军的领土上,魂灵永远都不能回归故乡。

张新杰看到过太多太多这样的场景,他用沙哑的歌声为每一个战死的勇士们祭奠,安抚他们迫切的想回到家乡的心情。

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暗红色的干透了的和没有干透的血迹,他的白袍下摆也沾满了鲜血,胸口上斜插着一柄细长的长剑,从身体里涌出的鲜血打湿了衣袍,他伸出手颤巍巍的握紧自己的法杖瞳孔中的光在一点一点的消散,可是不甘心……张新杰非常的不甘心……还有那么多的勇士的灵魂没有得到安息,自己怎么就能死在战场上?

法杖蓦然滑落,白衣的牧师与千千万万个霸图的勇士一样倒在了异乡的土地上,那一小片白色在暗红的堆满了尸体上的土地上异常显眼。

两人都沉默着,房间里一时间安静异常。好在过了一会儿张新杰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家仆敲响了门。

“少爷……滨海区发现叶家大少的踪迹。”

 韩文清眼神一暗,对张新杰低声的说了句“对不起“之后就去拉开了房门,”滨海区哪个位置?”

“不太清楚,他进了滨海区我们就失去了他的踪迹。”家仆额头微微冒出了冷汗,不知道少爷听到这样的回答会不会生气……

“我知道了。”出乎意料的,韩文清平静的回了一句,便关上了房门。

“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要出去看一下么?”张新杰的声音又恢复了冷静,放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去。”简单的一个字,韩文清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腕,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张新杰目光微垂,身体消失在房间里。


Q区的海边非常的漂亮,透彻的海水,蔚蓝的天空,偶尔飞过的飞鸟和沙滩边茂密的树林让人心旷神怡。

叶修光着脚满满的走在沙滩上,阳关照在他的脸上让他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双手放在背后,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说……沐秋啊……我们还要走多久?”他轻声开口,声音与波浪的声音混在一起。

四周的海滩上就只有他一个人,可就在他刚刚说完这句话时,一个人影蓦地出现,趴在他的背上。

 苏沐秋趴在叶修的背上,头往前凑了凑,他那亚麻色的发稍刚好扫过叶修的侧脸,刺得叶修脸上痒痒的。叶修转过头瞪着苏沐秋,后者一脸无赖的样子。

“急什么。”苏沐秋笑。

“这样没有目的的走,怎么能遇到老韩?”叶修试着挣扎了下,却没能将身上的树懒甩下来,语气也变的有些不愉快起来:“下去,你没腿啊?”

“master你好无情,急着去见老情人就不要人家了吗?人家昨天还帮你暖过床!”苏沐秋将头挪到另一边,在叶修的侧脸上蹭了蹭。


——————

短……非常短……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几几啊!

等我放假了就写长一点……阿门……



评论(10)
热度(63)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