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白℃

【伞修/信白】
cp见tag,cp可逆不可拆,cp洁癖!
【暂住全职/王者】
我一直坚信,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Fate/Crazy Dream】12

  • 叶家,B区管理者。

  • 韩家,Q区管理者。

  • 喻家,G区管理者。

  • 李家,X区管理者。

  • 圣杯出现地:Q区。

  • cp: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林方,韩张,周江。

  • 因为不会写肉所以只好走正剧了……肉什么的只能尽力而为,有或没有很难说QAQ

  • 《fate》世界观,有雷,私设+ooc,一切bug属私设

  • 活到最后的才会得到圣杯。

  • 结局HE!

  • 如果侵权则删记得告诉我啊……

前文戳:   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活到最后的人才会有资格,所以喻文州你要活下去,为了少天为了你自己活下去!’


在剑圣黄少天的记忆中,没有一个人能与他眼前的这个人更讨厌了。

强大,沉默,还有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哑巴吗连句话都不说这是要干什么别装面瘫好么请露出笑容谢谢!”冰雨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芒,横斩下劈上挑,三段斩一气呵成,没等江波涛反应过来就被黄少天近了身,一招落英式紧跟在三段斩之后,速度快的令人措手不及。

江波涛肩膀被冰雨刺中,落英式带起的魔力逼迫的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栽去,在他脚边隐藏的极好的由宝石组合而成的六星光牢,江波涛一脚踩进里面,宝石被触动,黑色的魔力瞬间席卷而上,禁锢住了他的全身。

黄少天没有放过这一个绝好的机会,不顾自身的魔力流失使出仙人指路,冰雨闪烁着刺目的蓝光朝江波涛的心脏位置袭去。

完了。

江波涛被禁锢住动都动不了,心中一片绝望。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泽楷奋不顾身的从叶修的攻击中跑了出来,手中的荒火被他当做手榴弹一样甩了出去,另一只拿着碎霜的手指尖有些微颤,一记爆射让碎霜在极短的时间内射出了超过百发的子弹。密集的子弹就像一张织好的大网在黄少天的必经之途出现,迫使剑圣不得取消技能改道,然而他一变向,从天而降的荒火就砸中了他的脑袋。

周泽楷心里有些着急,江波涛被困住也只不过是三四秒的时间,在这三四秒的时间里他差一点点就去了天堂。不行,他想,需要撤退。

江。

周泽楷在心底轻轻的呼唤了一声,江波涛立刻会意,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布下两个波动阵,冰火交织,一前一后堵住了黄少天的路,趁着这个空当周泽楷立刻拉着江波涛狂奔起来。

少天。

黄少天准备追上去的攻击一凝,身体硬生生的扭转了方向朝与周泽楷相反的方向跑去,不要有事啊文州,坚持住我来了!兵器打斗的声音越来越近,冲出树后面的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被数道黑影围困在其中不能还手的喻文州。

Assassin。

“啊啊啊啊去死吧去死吧只会躲在阴影里的小虫!”黄少天爆喝一声,身形一闪七个黄少天就从他的身边闪出,全都朝assassin那里扑去。Assassin噗地一声化为黑烟,空中回荡着他那轻浮的笑声。

“原来是你啊,小鬼。”

冰雨的剑身在微微颤抖,黄少天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眼睛一眨不眨的四周环顾着,明眼可见的杀意蔓延开来,喻文州站在他的后面略有歉意的开口:“少天……我没事的。”

“闭嘴。”

黄少天猛地朝一个方向奔去,三段斩加速,在快接近自己的目标的时候黄少天身形一凝,汹涌澎湃的剑气从冰雨中迸发,覆盖了黄少天周围的一切,assassin无处可逃,随后一招落英式接憧而至,快速的攻击和剑定天下带来的僵直让assassin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身体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击,落英式的强制倒地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地往后倒去,黄少天眼中的光一闪而过,手腕转动,直接就使出了幻影无形剑。

Assassin心里道糟,落地后躺了不到两秒冰雨就落了下来,他不得不耗费了大量的魔力使用了逃脱,冰雨挥下就只斩到了一层泥土,而assassin的身影转去了其他地方。

喻文州想跟上黄少天的节奏却无能为力,他手中的宝石数量在减少,却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相反,黄少天的魔力支撑不了多久了,特别是在他刚刚使出了幻影无形剑缺没有伤害到对手之后,黄少天的魔力就只剩下能够支撑他们逃出去的了,要想和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对手打赢,很难。

“对不起,少天,是我拖累了你。”master体内的魔力是servant魔力补给的最好来源,可是喻文州的身体里没有魔术印刻,因此无法生成魔力,根本无法给黄少天补充,待到黄少天的魔力用完的时候他们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都叫你闭嘴了怎么还是不听!”黄少天忍不住在心里吼道:“没有自保能力就不要随便乱走乖乖待在我身边啊乱跑什么被人打了还不知道撤退硬生生扛着干什么?要不是本剑圣发现情况不对你是不是就死在这里了?你以为这是好玩的么死了就可以重来?喻文州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离开我的视线!一秒也不准!”

喻文州的脸上有点复杂,他默默地看着黄少天站在他的前面一次又一次地阻挡assassin的进攻,虽然有很多次都是骚扰,但是也不缺乏几个真正的饱含着杀意的攻击。黄少天挡的有点费力,这是喻文州看得最清楚的一点。

夜风中飘来微妙的血腥味,喻文州飞快地扫了一眼四周,手中的宝石悄无声息的掷了出去,血红色的宝石在空中闪过一缕光,然后化为一道黑色的利剑打在了assassin的身上。

束缚术。

Assassin的身体瞬间被禁锢动弹不得,喻文州趁着这个机会来着黄少天就跑,朝那个有飘来血腥味的方向跑去。

“别追了方锐。”林敬言的声音在方锐心底响起,“资料收集好了,我们慢点过去,别让他们发现。”

“好嘞,林大大。”方锐笑嘻嘻的蹿上一棵树,刚刚林敬言就在这棵树上看着喻文州他们,林敬言的手上有一个小本子,他拿着笔在上面刷刷的记着什么。

“怎么样?”方锐问。

“方锐大大辛苦了,saber这一栏信息齐了。没有弱点的黄少天这一次真的载了,栽在了那个小子的手里。”林敬言笑了笑,平光的眼镜上反着光,“没有master的补给的话,剑圣的能力再强又能发挥出几成呢?”

“走吧,我们去另一边看看。”

“的嘞。”方锐和林敬言从树上跳下,踩着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踩出的路走去。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了叶修的位置,找了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黄少天就冒了个头出去,看了一眼脸色就有点不妙。

“今晚是master的聚会吗还是说你们都约定好了的全都跑过来大混战?卧槽卧槽卧槽文州你一定不知道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你知道吗你知道吗韩文清的servant居然是个牧师!rider里面的牧师!!!在他们那边居然还有两个阵鬼啊两个阵鬼!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根本就无法靠近那个牧师啊更别说击杀了!!”黄少天一脸见了鬼的模样:“我参与过好几次圣杯之战了头一次在这样的战场里看到牧师啊牧师!牧师起的作用真的会很大么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啊啊啊啊?”

“冷静,少天,你看。”喻文州也伸出了一个头去看战局:“叶修和韩文清的实力不相上下是吧?但是你看,有了牧师之后,韩文清的力量就猛地涨了一截,叶修现在和他打非常吃力。”

的确,叶修的攻击虽然落在了韩文清的身上缺无法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前一秒韩文清的身上被叶修戳了个血窟窿后一秒张新杰一个回复术刷下来韩文清身上的血窟窿就消失不见了,不但状态没有下降反而更好了,反观叶修这边,除去他自己和韩文清打的难解难分之外,苏沐秋拿着双枪对其他三人也没有什么办法。

李轩和吴羽策守在张新杰的身边寸步不离,两人齐刷刷的布下一个又一个的鬼阵,在三个人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安全屏障,只要苏沐秋敢踏入一步便是鬼神盛宴,就算再强大的servant也会瞬间死亡,苏沐秋丝毫不敢越入雷池一步,拿着双枪小心翼翼的游走在鬼阵边缘,描准时机就朝张新杰放冷枪,时不时还支援一下叶修。

“狗男男这下没有办法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的语气中毫不留情的对叶修和苏沐秋两人进行嘲讽,神色间掩不住的得意,看着就像是他把叶修和苏沐秋逼到没办法的一样。

“少天想去帮忙吗?”喻文州突然问道:“想去的话就去吧,我会乖乖的待在这里一步也不走的。”

“不行我不相信你喻文州。”黄少天表情又变的严肃起来,“虽然我是比较担心老叶他们但是我更在乎的是你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情那我怎么办,我们的圣杯怎么办你的愿望又要怎么实现?这样子不是便宜老叶他们了么所以我决定我们还是待着这里观战比较好况且文州你不是受伤了么伤着哪儿了快让我看看!”

喻文州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黄少天的话如同一阵暖流流入他的心脏,再由心脏一寸一寸地带入全身。暖遍四肢。

“……那就好好看着吧,小声点就好。”喻文州点了点头。

韩文清的攻势越来越猛,似乎有一种想用燃烧着的双拳将眼前这个人轰杀至渣的想法,烈焰红拳的光越来越盛,隐隐有一种要爆发的趋势。

叶修皱着眉一声不响的扛着韩文清的攻击。心里面时不时向苏沐秋吐槽一两句。

“老韩的攻击怎么越来越猛了?豪龙破军都敢正面迎上?难道就因为他身后站着个奶么?苏沐秋你行不行啊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把那个奶干掉啊?”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有机会我早就试过了还等现在?”苏沐秋一翻白眼,数发子弹就朝韩文清射去。“话说黄少天那小子怎么还不来?”

“你的那怪模怪样的武器呢?老用这破枪干什么!”叶修大怒,一记落花掌拍在韩文清背上,却邪矛尖在地上一划,冰火两大属性的炫纹也朝韩文清轰去。

“这叫战术啊要保留实力啊懂不懂!”苏沐秋端着枪,十字星的准星瞄准了韩文清的脑袋,然后锁定,一枚尖锐的子弹呼啸着出膛,但偏偏这时候韩文清突然就朝后跳了一步,巴雷特狙击的威力全部贡献给了大树。

“保留你妹啊都这时候了还保留!”叶修一记天击冲出,身上亮起淡金色的光,却邪不断的刺中韩文清的身体,那架势是想要将韩文清全身都捅成筛子一样。可是尽管他再怎么努力,白光一道一道的刷在韩文清的身上,身上的伤口一出现就瞬间愈合了,就如同开了挂一样。

“不行的话换我去干掉牧师!”叶修忍无可忍,霸碎横扫而出,韩文清身体一震开启了钢筋铁骨,脚步横跨,就势蹲了个马步左手虚晃在前右手按压在腰间,霸王拳瞬间而出,烈焰红拳上跳动着火焰轰在了叶修的胸膛,火苗瞬间就烧掉了叶修身上的短袖,露出胸膛一块。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这算是露胸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看到这一幕简直笑的浑身在颤抖,最后忍不住了就直接趴在了喻文州的身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颇为无奈,一手轻轻拍着黄少天的后背一手不知在做些什么,漆黑的眸子里印出那边颇为绚丽的光彩。

苏沐秋终于忍不住了。

朱红色的大伞一闪而逝,下一秒他就猛然间从张新杰的脚底下钻了出来,大伞化为两柄忍刀朝着他的脖子就是一划,张新杰避闪不及脖子上顺间就爆出了一片血迹。

白光落下,脖子上的伤痕荡然无存,而苏沐秋则与一旁的吴羽策打了起来。

刚刚那居然是地心斩首术?

张新杰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恢复着韩文清和吴羽策的伤。

李轩站在张新杰身边,吴羽策手中的太刀丝毫不留情的一刀刀砍向苏沐秋,而李轩则是看准时机就往苏沐秋的身边布下鬼阵,一个人与三个人对打太吃力,苏沐秋仔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偷袭张新杰的这个想法。

————

弱弱的问一句,你们想要七夕的时候放刀子呢还是七夕过后放刀子?(打轻点啊,别打脸就成……)



评论(6)
热度(45)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