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白℃

【伞修/信白】
cp见tag,cp可逆不可拆,cp洁癖!
更新随缘
【暂住全职/王者】
我一直坚信,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Fate/Crazy Dream】14

  • 叶家,B区管理者。

  • 韩家,Q区管理者。

  • 喻家,G区管理者。

  • 李家,X区管理者。

  • 圣杯出现地:Q区。

  • cp: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林方,韩张,周江。

  • 因为不会写肉所以只好走正剧了……肉什么的只能尽力而为,有或没有很难说QAQ

  • 《fate》世界观,有雷,私设+ooc,一切bug属私设

  • 活到最后的才会得到圣杯。

  • 结局HE!

  • 如果侵权则删记得告诉我啊……

前文戳:   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能和你相遇,真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李轩从黑暗中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的是吴羽策那头淡紫色的长发。

头发铺了满床,有部分还垂下了床,飘落在地上,而李轩正对的是吴羽策那张比女生还要漂亮的脸蛋,距离极近,他都能清清楚楚看到吴羽策垂着的弯曲的微颤的睫毛,他的心突然就很猛烈地跳了一下。

……这是……

明明之前还是在混战的,怎么突然就到床上了?

阿策……?

李轩猛然间坐了起来将熟睡的吴羽策摇醒,然后还在人呆愣的时候就扒掉了吴羽策身上那件薄薄的纱衣,露出了洁白光裸的上身。

吴羽策有点懵。

但是他的身体做出了最自然的反应——一巴掌扇在李轩的肩上,继而用力一推,李轩没有一点防备地就被他推下了床。

摔在地上,有点疼。

这下子两个人都清醒了。

“你干什么?”最先出声的还是吴羽策。他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李轩,然后在李轩震惊的目光下迅速的穿好了衣服。

“阿策,我们之前不是……”李轩的大脑转啊转,脑子里慢腾腾地浮现出了之前的情景。

“你是想问昨天晚上的战斗?”吴羽策面若冰霜,却走到李轩的面前将他拉了起来,“你魔力不支,后来晕过去了,还是我和老韩把你扛回来的。”

“……”语气里淡淡的嘲笑是什么意思?李轩模模糊糊有点儿印象,貌似是的,吴羽策为他挡过那一击之后他们两人联手布下鬼阵引动了鬼神盛宴,然后叶修和苏沐秋双双受伤,张新杰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剑客偷袭,韩文清赶过去支援却被另一个术士绊住了脚步。虽然最后赢的是李轩他们这方,叶修那几人狼狈地跑了,但是韩文清受伤比较严重,张新杰则是直接丧失了治疗能力。

而李轩他自己,记忆模模糊糊,什么都不清楚。

“我们赢了。但是老韩魔力透支的很严重,以至于张新杰的治疗能力都不能用。”吴羽策说,“你也受伤了,别乱动,我们休息几天再想办法。”

“我没受的伤啊?”李轩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和大腿,好好地全都在啊受什么伤?

吴羽策复杂的看了一眼李轩,什么都没说就出了房间。

要命。

吴羽策在走廊的一端停住了,倚在窗棱边面无表情的想着事情。

那个时候的李轩。

啧。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将脑海里满身是血却还挡在他面前的李轩甩了出去,虽然他帮李轩挡过一击,可是也用不着李轩次次都帮他挡吧?master的身体又不像英灵可以自己疗伤,人类那么脆弱的身体根本就支撑不住几下的攻击。那个笨蛋还一直挡在自己的面前。

到底在做什么啊,真是的。

最后张新杰耗费了余留的魔力才治好李轩,而韩文清则没有得到治疗。

“我们互不相欠了。”张新杰说。

“谢谢你。”吴羽策发自内心的道谢,张新杰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什么都没说,搀着韩文清就回了韩家。

“逞强。”看着自家昏迷不醒的master,吴羽策撇了撇嘴也扶着李轩回去了。

由于太累,吴羽策给李轩随便洗了洗就扔到了床上,他自己也非常迅速的洗完澡就往床上一躺,反正床很大,睡下两人也不挤。他们两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接着吴羽策就被李轩吵醒了。

“阿策,你站在这干嘛?”洗漱好的李轩推开房间门就看到站在窗户边沉思的吴羽策,悄悄儿的靠近双手猛地拍在吴羽策的肩上,笑嘻嘻的问。

吴羽策没好气的看着他,嘟囔了一句:“真蠢。”

“啥,你说什么?”李轩没听清,凑过去不解的问。

“……去吃早餐吧我饿了,待会去找韩文清。”

虽然有些摸不清方向,但李轩觉得,吴羽策这边不说的,待会到了韩文清哪里可以问韩文清,所以他也就没有追着自家的servant问过来问过去了。

因此也没有看见吴羽策那有些不正常的脸色。

人都有些奇怪。

到了韩文清家的李轩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

韩文清,的表情似乎有点精彩?

李轩偷偷地瞅了一眼韩文清身上的绷带,又看了看笔直地站在一边的张新杰。心里有话想问但还是咽了下去。老韩的气场越来越强大了,不说话眼神攻击好可怕!

事实上韩文清现在是懵逼的状态,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谈话上面,而是昨天晚上,他和张新杰之间发生的那些,小插曲。

“我觉得我可以自己来。”韩文清黑着脸说。

张新杰正在脱他的裤子,听到这话后立刻抬起头来严肃的看着韩文清,说:“你觉得你现在能动?”

韩文清的左右手都被包扎了起来,裹上了厚厚的绷带,他的两只手是在去抓黄少天的冰雨的时候划出的伤,冰雨很锋利,划出的伤口深可见骨。张新杰那时候没法使用治愈术,韩文清也没管,双拳像是不痛一样的和黄少天对抗,黄少天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尽管魔力没了但他还是上窜下窜把韩文清气的不行,最后是以黄少天被韩文清重重地轰了一拳轰飞了为止。

术士抱着黄少天就跑,另一边的苏叶两人也跑了,韩文清这才放下心来去看张新杰,哪知道就对上张新杰一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

“你不会躲吗?直接用手挡?”张新杰体内唯一的一点点魔力都用去治疗李轩了,在看到韩文清不断滴血的双手的时候皱着眉直接撕下了自己的衣服就给韩文清包扎,鲜血很快就浸湿了白色的布料,张新杰什么也没说再一次撕下自己的衣服,又裹了上去。

韩文清皱着眉看着他做完这一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待包好后默默地将手收了回来,张新杰拉住他的手腕,抬起头看着他,清冷的面孔上严肃的要命,眸色之中还带着几分紧张。

“下次不能这样了,这对你的手伤害很大!”张新杰说完,轻轻地放开了韩文清的手,手挽手还残留着那人指尖的温度,韩文清有点发愣。不过这一次他知道说什么,嗯了一声,两人朝韩家走去。

张新杰被韩文清保护的很好,除了魔力耗尽之外身上就是沾了点灰尘,衣服撕下来给韩文清包扎导致有些不对称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反倒韩文清,双手上的伤最严重,其次是肩膀,然后是大腿上的刀口。这些伤韩家的家医们想去接手,通通都被张新杰赶了出来。

“有我就够了。”霸图第一牧师的脸上闪着自信的光,他接过医疗包,就哐地一声把七八个家庭医生隔绝在门外,医生们你看看你我看看我。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最后还是上报给了韩家主。

“任他们去吧。”韩家主说,既然家主都这么说了,家庭医生们很自觉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除了心里有点对张新杰的医术不信任之外,其他的,就是对小家主满满的关怀。

张新杰抱着医疗包走到韩文清躺着的床边,从里面拿出棉花酒精之类的开始帮韩文清的手掌消毒,在此过程中韩文清一声也没吭,但是他的脸越来越黑,额头上布满了汗水。清理后张新杰丝毫不停留,拿着针和线就着伤口缝了起来,期间韩文清忍不住手指动了一下,张新杰立马停下手中的活非常严肃的看着韩文清,说:“忍不住了就喊出来,但是不能动!”

你当我小女孩儿呢?被看不起的韩文清咬了咬牙,挺起胸膛硬是一声不吭,手指也不动了。

张新杰处理好两个手掌后,又将韩文清扶起来,跪坐在他的背后处理韩文清肩上的伤口,“你可以靠在我身上,这样会比较好受点。”

“不用了。”韩文清沉着声,坐得端端正正的。

张新杰轻叹了口气,俯下身开始处理肩上的伤。

“如果魔力能够恢复的话,你也不用受这些苦了。”张新杰突然说,他抬起头看了看韩文清,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凑上去亲住了韩文清的嘴唇,顺便也舌头伸了进去。

十七岁的好少年韩文清,没有女朋友,没有看过那啥的片子,更没有自己那啥过。从来都没有过经历3的韩文清,发现他被这一吻,吻硬了。

张新杰主导着这一场交流,韩文清呆呆的回应着,就在他还想顺着本能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张新杰突然就退了出来,他舔了舔韩文清嘴角的唾液,对呆滞了的韩文清说:“体液里面也是有魔力的,你现在身体里的魔力在慢慢恢复,但是量很少,我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了,请不要见怪。”

说完,他抬起手,一团晶莹剔透的白光从他手中浮现,张新杰将那团白光拍在韩文清的肩上,温暖舒适的感觉顺着肩膀蔓延到四肢,肩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手上的伤太严重了,暂时还不能恢复如初。刚刚的那点魔力我只能用大治愈术帮你恢复,剩下的伤还需要你好好配合疗养。”张新杰说。

“可以再来一次。”韩文清说,脸上是少有的别扭。

张新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韩文清指的是什么,他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韩文清的下身,眼里蔓延开了笑意。

“master,你还未成年。”他在韩文清的耳边轻轻的说,“太早了,不好。”

……靠。

韩文清在心里骂了声脏,黑着脸不说话了。


______

哦,那个‘体液里有魔力’这个设定在fz里是没有的,为了好玩我私设的23333

少年时的老韩可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纯洁的孩子啊!!!相信我看我真诚的双眼!

评论(10)
热度(58)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