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白℃

【伞修/信白】
cp见tag,cp可逆不可拆,cp洁癖!
更新随缘
【暂住全职/王者】
我一直坚信,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梦里花落知多少】2

  • 新年贺文,又名《我的霸道哨兵》

  • 如你所见,这是一篇傻白甜的狗血文,受不了的可以自行离开233

  • 哨兵向导设定,有私设

  • 新年快乐!


前: 1 

2

叶修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夕阳的余晖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房间的模样,而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干净又整洁的房间内,整洁到一丝不苟,这一点叶修自愧不如。

这里是哪里?我被救了?他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陌生的地方一点人影也没有,就连门也没有,只有一扇窗。

还是说我被绑架了?叶修赶紧在脑海里呼唤自己的精神体,过了一会儿,他的精神体传给了他一份“愉快”的情绪。

“你醒了?”对面乳白色的墙壁从中间裂开,一个人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朝叶修微微地笑了一下。

穿着白衬衫,裤子是军裤,身材笔挺又高大,亚麻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脸上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疤和痘痘,反而很帅气,五官也很漂亮,特别是那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这个人看起来又帅气有危险啊……叶修看着那个人呆了一呆,然后又看到他坐在了床边,将手里的盘子放在床头柜上,拿起里面的食物递给叶修。

“这个味道挺好的,你要不要尝尝?”男人看着叶修微微呆住的脸,问。

叶修:“……”

叶修没拿食物,盯着男人的眼睛,严肃地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男人放在膝头的手微微缩了一下,饶有兴趣的问:“你不认识我?”

叶修翻了个白眼:“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认得你?”

“哦……没关系。”男人看起来有点失望,“你现在就认得我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沐秋。”

“苏沐秋?”叶修眉眼一跳,“嘉世军团的军团长?”

“你知道啊还说不认识我?”苏沐秋笑了笑:“叶大公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去塞外的路上?离家出走可不是个好行为。”

“我的事你管不着吧苏将军。”叶修拿过盘子里的馅饼,一口一口的咬着,味道确实不错:“怎么,你要把我送回家吗?”

苏沐秋看了眼窗外,看着外边昏暗的天色:“我要是想送你回家,也不会等到现在。”

他突然凑近了些许,手指刮了刮叶修的脸颊,声音有些低沉:“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两个……是相融的吗?”

叶修一愣,腮帮子停了下来,一股哨兵的信息素朝他压来,他却不觉得反感,反而身体里的的信息素竟然不受控制般的喷薄而出,与空气中苏沐秋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彼此相融,纠缠不清。

“我我我……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叶修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透,那股哨兵的信息素太强大了,他整个人几乎都要软成一滩泥了,要不是他身后有枕头垫着,估计能滑到被窝里去。

苏沐秋静静的看着他,不离开也不说话,一双眸子里情感在翻滚:“做我的向导吧。”

叶修:“!!!”

叶修猛地摇头,本来快要迷乱的眼睛瞬间恢复清明,他咬着牙看着苏沐秋,一字一顿的回答:“不可能。”

“为什么?我们是百分百相融的!”苏沐秋显然不能接受,他伸出手去摸叶修的脸,却被后者一把打掉,“为什么?回答我?为什么?”

眼前的哨兵似乎情绪有点不对,叶修的脸色有点发白,苏沐秋的眼睛里有很多血丝,正在逐渐加深,他知道,那是哨兵的狂躁症发作了。

可我也没做什么啊!难道每个哨兵都是以发狂躁症来要挟向导们妥协做他们的向导的么?叶修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眼前的哨兵的威压越来越大,信息素也逐渐弥漫到了整个房间,一呼一吸都有这个哨兵狂躁而清冽的气息。

叶修想把自家的精神体召唤出来,可是那只小猞猁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了,就连主人的命令也不听,一直待在隔壁房间。

“苏将军!”叶修爆喝一声,猛然地跳下床,气喘吁吁的站在床的一侧。

苏沐秋赤红着双眼站在另一侧,嘴里喃喃着:“为什么不接受我?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忘了我?”

最后一句叶修没有听清,她只觉得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搞不好今天小命就交待在这里了。狂躁症里的哨兵是非常可怕的,没人是他们的对手,就连向导们的精神力也没用。

苏沐秋抬起眼,鼻尖动了动,瞬间如同一阵风一样冲到叶修的面前狠狠地将他按在了墙上,双手死死的掐住叶修的脖子,整个头都埋在叶修的颈窝不停地蹭着。

“咳……咳……放开……”叶修无力地抓着苏沐秋的手,向导和哨兵的力量悬殊极大,他的力气根本无法撼动丝毫,反而进一步的刺激到了苏沐秋。

“吼!”

在苏沐秋的身后突然出现一只庞然大物,它有一双洁白的翅膀,锋利的鹰嘴毫不客气的啄在了苏沐秋的后脑勺上,苏沐秋身体一僵,然后软软的倒了下去。

叶修看得目瞪口呆,那只拥有鹰头狮身的动物用头蹭了蹭他的胸口,黝黑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叶修。

这个是……苏沐秋的精神体?传说中的生物……狮鹫?它在帮我?

“请原谅我那愚蠢的主人所做出的粗鲁的动作,叶修阁下。”狮鹫的眼睛看着叶修,叶修居然在脑海里听见了它的声音!

“你会说话?!!”叶修一脸呆滞。

狮鹫点点头:“是的,因为我不是现实中的生物,所以会和现实中的生物有所不同。我会说话这一点,除了我的主人,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请叶修阁下替我保密。”

叶修担忧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苏沐秋:“那他怎么办?”

狮鹫的语气有点不满,它伸出尾巴轻轻的抽了一下苏沐秋:“我的主人没有大碍,他只是太激动了,还请叶修阁下原谅他粗鲁的行为。”

“也没什么的。”叶修摆摆手表示不介意,他开始同情苏沐秋了,被自己的精神体嫌弃的哨兵估计也只有苏沐秋了吧,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开始愉快起来。

狮鹫很会察言观色,他感受到叶修的心情转好,突然神色一肃,身体俯下来与叶修的视线持平:“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叶修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狮鹫的头,手上那一片柔软的触感又让他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我的主人,他虽然又蠢又笨,没有一丝与向导交往的经验,但是他对你,叶修阁下的情感却是真的。他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狮鹫说:“但是你表现的好像忘记他了,所以他才会情绪激烈,甚至引发了狂躁。”

“我是第一次见到他啊,怎么说是忘记了?”叶修愣住了,他觉得狮鹫怪怪的,一股想要逃离的欲望在他的心中蔓延。

“你是真的忘记了?也是,当时你只是一个孩子,过了这么多年,你记不清了也很正常,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小事,但它却改变了我和我主人的命运。”

“是什么?”叶修问道。

狮鹫却沉默了,它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对不起,叶修阁下,我的主人不让我说。”


评论(3)
热度(29)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