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白℃

【伞修/信白】
cp见tag,cp可逆不可拆,cp洁癖!
更新随缘
【暂住全职/王者】
我一直坚信,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Fate/Crazy Dream】17

  • 叶家,B区管理者。

  • 韩家,Q区管理者。

  • 喻家,G区管理者。

  • 李家,X区管理者。

  • 圣杯出现地:Q区。

  • cp: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林方,韩张,周江。

  • 因为不会写肉所以只好走正剧了……肉什么的只能尽力而为,有或没有很难说QAQ

  • 《fate》世界观,有雷,私设+ooc,一切bug属私设

  • 活到最后的才会得到圣杯。

  • 结局HE!

  • 如果侵权则删记得告诉我啊……

前文戳:   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家主。”

“那就立刻出发。”

男人坐在座椅上,手边是一叠照片,他拿着照片一张张的看了过去,越看脸色越差。

“区区一个servant,就能让你如此失态,叶修,我对你太失望了。”

放在最上面一张照片上,亚麻色头发的男子拥住黑发少年,他们紧紧依偎,面色安详。

这几天Q区陆陆续续来了几位其他区域的管理者,以至于管理Q区的韩家上下都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之中。但幸好那几位管理者都跟在冯神父的身后,住也住在冯神父的小教堂里,安安静静的没有动作,韩家家主也算是放下了一半的心。他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来,他也期待着。

韩文清坐在那里拿着小纸条已经看了有五分钟了,这五分钟里张新杰连感知他的心理活动都没法做到,很显然韩文清设了屏蔽,他们的感应被屏蔽掉了。张新杰有点急躁,他想知道纸条上的内容,但又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只不过不好确定而已。

“韩文清。”终于,张新杰忍不住了,他以眼神询问自己的master,韩文清看了他一眼,将纸条递了过去。

纸条上的字迹霸气十足,只有四个字:速战速决。

“家主的意思。”张新杰肯定的询问,韩文清点了点头,板着面孔。

“速战速决我没有意见,我们可以制定好计划,需要我将caster叫来吗?”张新杰问道。

“嗯。”韩文清的心里很不平静,他能明白父亲的心情,但是他不想执行,他觉得,他和自己servant的相处时间太短了,两人还不能形成好的配合。至于内心深处的那缕想法,韩文清明智的选择了隐藏。

韩文清沉默的走到沙发边坐下,目光没有焦距的盯着桌上的一套茶具。

张新杰看着他,也跟着坐在了他的身边。

“韩文清。”张新杰又叫了一遍master的名字,语气异常冷静,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看着韩文清坚硬的侧脸,眼里第一次有了一些情绪波动。“你要知道我是英灵,我是不死的。哪怕我在你面前断手断脚血流成河或者消失不见,我都死不了,我会在英灵殿里重生,等待下一次圣杯的召唤,但是你不同。”

“你是个人类,身躯乃至精神都柔弱的人类,也许我曾经和你一样,但我现在不是。我也受过很重的伤,也曾经差点死去,也真的死过。在我还是个人类的时候我就觉得受伤不美好,它痛苦绝望,所以我不希望你受伤。但是有一天你受了很重的伤就连科技也救不了你的时候,我也不在你的身边,你就会死,没有重新来过。”

“你会死的,韩文清。”我也无法一直保护你,我很抱歉我是一个牧师,要由你来保护。

韩文清没有说话,依旧沉着脸盯着茶具。

张新杰在心底微叹,按住master的肩膀就跨坐在人的身上,两人目光相接,距离极近,呼吸浅浅地交织在一起。张新杰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的,轻柔的吻住了韩文清。下一秒,这个轻柔的吻被韩文清反控,他粗暴的按着张新杰的头将他更深的压向自己,另一只也紧紧地搂住张新杰的腰,他的舌头在servant的口腔里肆虐,舌头扫过的每个地方都带上了韩文清粗暴的印记。

张新杰任由他吻着搂着,老老实实的不反抗。

事实上他也挺沉迷的。

直到将张新杰口腔的每一处都尝遍之后,韩文清才放开了他,两个人都气喘吁吁,面色发红的看着彼此。张新杰在心里感叹韩文清的进步神速,亲吻这种事,韩文清好像都不用学的就知道该怎么做,刚刚那个吻张新杰都以为自己会窒息在韩文清的怀里。

他要是被亲死了回到英灵殿也没脸了。

张新杰的嘴唇嫣红,但是这张嘴里的话就不太愉快了:“你得好好的活着,韩文清。”

韩文清面色不虞,但还是点了点头。他紧紧地抱着张新杰,将头抵在张新杰的肩膀上:“我多希望时间就停在此刻。”

这是张新杰听过的,最美妙的一句情话。

夜色笼罩大地,Q区城区灯火通明,海港也是一片绵延的灯火,在一处不太明亮的码头上,一艘艘快艇如同利剑一样窜出了码头,朝着漆黑如墨的大海急驰而去。

叶修站在快艇上,头发被海风吹着附在脸上,他看着那离他越来越远的灯火,只觉得夜晚的海风冰冷刺骨,吹的他全身都冰凉冰凉的,就连血液也快凝固了。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下一刻,一双温暖的臂膀从背后抱住了他。

他全身都靠在来人的怀抱里,神色懒懒地像一只撒娇的猫咪。

“有我在。”苏沐秋咬着叶修的耳朵含糊不清的说,手指细细地抚过叶修的锁骨。

就这样吧,能温暖多久就温暖多久,叶修迷迷糊糊想着,转个身送上了自己的唇。两个人在海风中拥吻,时时刻刻注意方向和情况的王杰希只觉得辣的眼睛疼。

在另一艘快艇上,海风都不敢靠近,那里的气氛太压抑了,仿佛都能凝固空气。

喻文州和他的大哥面对面坐着,中间隔了一张小小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古朴的盒子,喻文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那个是家族里的宝贝。盒子里散发着浓郁的魔力波动,他的大哥目光死死的盯着喻文州身后一小步的,黄少天的身上。

“家族对你的期望,希望你不要辜负。”喻文州的大哥将盒子往前推了推,“这里面是什么相信我不用多说你都知道,我要提醒你的是,紫黑色的宝石只能使用三次,其余的你能用多少就多少。”

“不要辜负了家主的期待,废物。”喻家大哥轻蔑的笑了笑,立即有一道无形的杀意悬在他的头顶,他都能感受到那冰冷的刀锋了。

喻家大哥冷笑着看着喻文州:“二弟,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温和的笑了笑,接过盒子将它递给身后冷着脸的剑圣,“少天,收好它。”

“我会竭尽全力,但结果我不能掌控。”喻文州笑着说完,拉着黄少天的手去了快艇的另一边。感受到身边的人快要炸毛的情绪,语文不得不伸出手来安慰一下这只从一上快艇就开始戒备的小狮子。

“别生气了,少天。”喻文州柔声道。

黄少天的眼眶都有点红,他一言不发的看着喻文州,猛然间一把就抱住了他。

背后的盒子隔着有点难受,喻文州想,他一下一下的顺着黄少天的背,就像在给动物顺毛。

“刚刚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黄少天问,“他打你打得那么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

黄少天还记得他一被召唤出来就看到喻文州浑身血迹趴在地上的样子,现在想起来他就懊悔不已,看到了罪魁祸首的他被喻文州提醒了好几次也不能按奈心中的杀意。但喻文州就是喻文州,他有很多种办法让黄少天妥协。

“武力是解决不了办法的,少天。”喻文州慢慢地说,避免又让这头小狮子陷入暴怒之中:“他是喻家的继承人,杀了他喻家会很难过。”

“可是喻家对你根本没有情义!他们只是在利用你!”黄少天抗议道。

喻文州顿了顿,他何尝不知道,但是他姓喻,他得负起这个姓的责任。

“我知道,可是我叫什么?喻文州啊,喻家养育了我,我得报恩啊对不对?”

“……”黄少天说不过他,只好收紧自己的手臂紧紧地箍住喻文州。

我快要被你勒死了。喻文州在心里说,黄少天一愣,委委屈屈的放开喻文州,看也不看他呆呆的站在另一边。

他从没见过这么蠢的master!只要他的一句话,黄少天有千种方法可以让那个阴险的喻家大哥死掉,可是喻文州就是不为所动,真是气死他了!

我一点也不开心你不哄我我就不理你!!!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后揉额角,他对黄少天的心理活动一清二楚。哄这种生气炸毛的小狮子的活他干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大战前夕再来一遍貌似还不错?

每艘快艇相隔的距离都不远不近,急速航行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多之后,他们来到了一片陌生的海域,在黑暗中他们看不见前方,但是有一股厚重的压迫感紧紧地压在每个人的心上。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七艘快艇上的master们划着早就准备好了的小船慢慢地接近那座陌生的小岛,他们从七个不同的方向登岸,在他们身后,代表救援与监督的教会的游轮也赶到了,七艘快艇一字排开在海面上,各家的家主凝神远眺着那座在夜色中并不容易看清的岛屿。

他们的继承人,一个家族的希望,纷纷踏上了开始与野兽无异般的厮杀之路。

此时夜色越发浓重,层层云朵遮住了月亮,小岛最中央处开始散发点点金色的幽光,这一座鲜有人迹的岛屿,迎来了新的一批的鲜血。


——————

可能与f/z的出入有点大啦,最终一战就在这个小岛上进行啦~


评论(3)
热度(55)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