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白℃

【伞修/信白】
cp见tag,cp可逆不可拆,cp洁癖!
【暂住全职/王者】
我一直坚信,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伞修【Live】5

5

2021年6月15日。

叶修和哥哥他们两不对劲。

苏沐橙拿着笔在本子上划了几笔,继续写道:叶修像在故意躲着哥哥,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有一种他们不胜以前的预感。

哥哥说过他不怪叶修,我看得出来,叶修这几年一直都很愧疚,不然也不会拼命带着嘉世向冠军冲了。第四第五第六赛季的失败让叶修好几个晚上睡不着。

现在哥哥来到了我们身边,叶修怎么就变了个人似的?他们以前时不时就偷偷亲一下对方的行为呢!(别以为我当时年纪小不知道!)

“喂!黄少天喻文州!”

苏沐橙气呼呼的把本子一合,回过头瞪着装作若无其事的两人。

“偷看别人的日记是一件超没礼貌的事你们不知道吗!”

黄少天朝苏沐橙比了个大拇指,悄眯眯的问:“那啥,苏妹子你日记上的都是真的么?你哥哥和老叶真的……”

苏沐橙翻了个白眼:“不,假的!你们两个混蛋!”

“好吧。”喻文州无奈的说,看来以后没有什么机会看苏沐橙的日记了,他想了想,朝苏沐橙问道:“对了,我想问一下,叶…修前辈他说他的名字…”

苏沐橙:“告诉你们也不是不可以,叶修他以前是拿着他弟弟的身份证进联盟的。他家里比较复杂,我知道的也只是这些。”

“苏妹子你这么直白真的好么?难道不怕我们去告诉联盟?”黄少天笑嘻嘻的说。

“那就现在停车吧,把黄少天扔下去。”前面传来叶修戏谑的声音。

“喂喂老叶你不厚道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想杀人灭口吗!!!!”黄少天干嚎一声,缩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苏沐橙犹豫的盯着他两,心里浮现出了一个大问号。

这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啊…

相比后面车厢里其乐融融的画面,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呆在前面就像两块冰坨,苏沐秋浑身散发着寒气和隐隐的怒气,而叶修则望着窗外出神。

他们开出加油站已经有一个小时了,苏沐秋早就下了高速,他把车子停在公路旁,说:“吃早餐吧,这里应该安全点。”

一行人陆续的下车,苏沐秋看着方便面有些发愁,他们没有热水,苏沐秋只好把一些速食食品和饼干发给他们。

“将就一下,等到了惠州就好了,我们从那里上飞机。”苏沐秋啃着饼干,摸了摸沐橙的头。

“哥哥,你手上有油诶!”苏沐橙迅速地躲了过去,顺便咬了一口苏沐秋手上的面包。

叶修靠在车子的另外一边,他不是不想和苏沐橙他们说说话聊聊天,但昨天晚上的事情颠覆了他的世界观,给他带了了不小的冲击,然而叶修也不想看到苏沐秋…苏沐秋一向很合群,短短几个小时就和喻文州黄少天聊开了。

车子的两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叶修沉默地靠在车门上,耳朵里听着黄少天笑嘻嘻的声音,还有某个他一直不想听却总是能听见的声音。

自从看到苏沐秋后,叶修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频繁,烟燃到了尽头,垂死间飘出一缕白烟。

在晃神间,苏沐秋就靠在叶修身边,把烟蒂摘掉,然后扫了烟叶修的全身,欺身压了上去。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分开这些年,苏沐秋的个头蹭蹭蹭地往上窜,这也和他的训练脱不开关系,曾经个头相当的两个少年,现在拉开了一个头的距离。

叶修回过神来就发现他一抬头就能亲到苏沐秋的嘴巴时,顿时吓了一跳,藏在细碎头发间的耳朵瞬间红了个透。

“你在干什么?”叶修试着推了推苏沐秋,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

黄少天:“他们!!!”

苏沐橙/喻文州:“嘘——”

三个人贴着玻璃窗看的兴致勃勃,就在黄少天以为苏沐秋会亲上去的时候,叶修迅速的躲开了。

苏沐秋也不恼,慢悠悠地从叶修的口袋里把烟拿了出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拍了拍:“为了防止你浪费,先交给我保管吧。”

叶修一愣,伸手去抓,那是他仅剩的半包烟。

“抽这么凶对身体不好。”苏沐秋说。

“苏队长,我不归你管,我不是你手下的兵。”叶修的声音嘶哑,他伸手抓住苏沐秋拿着烟的手腕,说:“给我。”

“你不让我管还想让谁管?”苏沐秋隐忍多时的怒火在此刻突然爆发了出来,他激动地把叶修往车上一推,也顾不得旁边还有人在,抓住叶修抗拒的手就朝人的嘴巴亲了上去。

叶修的嘴里有一股尼古丁的味道,不过苏沐秋没有在意,他粗暴而仔细的舔过叶修的每一处,舌尖与叶修的舌尖缠绵,这个日思夜想的味道,时隔多年,他终于再一次品尝到了。

他被叶家人送到军区的时候才刚刚过完十七岁的生日。火车站没有人,他一个人背着包,在空荡的车厢里坐下的时候,在窗外看到了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

叶秋来给他送行,顺便给了他一张叶修的大头贴。

苏沐秋鼻子发酸,他沉默的看着叶秋严肃的脸,脑海里想着叶修如果做出这幅模样…

他一定会忍不住亲一口。

到了军区,这个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四处黄沙弥漫,唯独在戈壁边缘有一处黑色的基地。

训练的过程苏沐秋记不太清了,他刚去的那段时间每天都要在沙漠里跑步,顶着黄沙与烈日,负重前行。他的年纪是整个军区最小的,但他的训练却是和老兵们一样的。甚至在过了两个月后,他被调去了号称沙漠死神的特种部队。

特种兵们个个身经百战,教官的训练都以实战为主,苏沐秋第一天训练就被踢断了两根肋骨。一个星期后,他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叶秋过来看他,给他带来一份视频。

苏沐秋的眼眶瞬间就红了,视频里是叶修带着苏沐橙在公园玩,苏沐橙坐在旋转木马上,叶修叼着烟在一旁看着。

“何必呢,你可以带着你妹妹远走他乡,一生衣食无忧。”叶秋说。

“我不。”

苏沐秋胡乱的擦了把眼泪,目不转睛的看着电子屏里妹妹和恋人的脸:“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离开他。”

叶秋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他一言不发的走了。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两个男生之间也会有这种…让人落泪的感情。

他的家族不能容忍这样的感情存在,叶老爷子给了苏沐秋两个选择,苏沐秋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艰难的那一条。

叶老爷子对此嗤之以鼻,这种纯粹的感情,往往会被现实压的支离破碎。宛如玻璃花一样的情素,只要被外力一碰,立刻会化为玻璃渣,同时狠狠的扎在两个人的心上。

“别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你会看到的。”苏沐秋仰着头,毫不畏惧的看着叶老爷子:“就算他不爱我我也会陪在他的身边。”

叶修之于他,就像毒品一样,一旦上瘾,一生也戒不掉。

瘾君子苏沐秋抱着他的毒品贪婪的品尝,他恨不得将人揉碎了一口吃到肚子里,叶修却面无表情,任由苏沐秋抱着他啃。

叶修人是温暖的,可苏沐秋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温度。

---

评论(1)
热度(42)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